• 在书房,把灵魂安顿好

      (责编:董兆瑞、高星)原标题:西南二环水系二期工程年底开工  本报讯(记者叶晓彦实习生行淑静)城南“蓝网”系统今年将再次升级。记者昨天从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获悉,西南二环水系今年启动二期工程,将通过多种方式为市民提供便利滨水空间。  北京城市中心区的河湖水系包括南、北两个半环。西南二环水系属南环水系。

      我国改革是从农村起步的,新时期增进农业农村动能,推进乡村振兴,根本还要靠深化改革。

      迪士尼公司流媒体视频平台Disney+自去年11月上线以来,半年狂揽超5000万订阅。据统计,今年1月20日至4月11日期间,在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观众花在移动设备上的在线流媒体视频总时长增加了60%。法国电影院全国联合会总代表马克-奥利维尔·塞巴格表示,以奈飞为代表的视频网站用户数量猛增,体现出该领域的巨大发展潜力。疫情造成观影模式的改变和流媒体对全球电影行业带来新的冲击,整个产业或将面临新一轮洗牌和重组,线上线下观影发展融合趋势日益凸显。

    在书房,把灵魂安顿好

    视觉中国供图  《书房一世界》,是冯骥才以书房为书写对象和精神核心的散文集,兼顾书房的前后左右与人生的四处奔走,展现的是他独特且纯净的精神世界。

    一篇一篇文章慢慢地读来,就像走进冯骥才的书房翻阅他的藏书,听他讲述各个物件的前世今生,有一种闯入秘境的快意。 阅读的间歇,手抚光洁纸面心生欣喜,是别样的体会与感悟。 文字推进不疾不徐,读来也便不紧不慢、不苦不累,仿佛时光特意在此停下脚步,让读者在书房里得以多徜徉、流连、逗留。

      书中多有不长的篇章,甚至堪称短小、精致,却言简义丰,余韵深藏。 把宁波老家祖居菜园里的泥土放进淡茶色的杯子里,搁置在书架上。

    “我的生命来自这泥土,有它,我心灵的根须便有了着落。

    ”相较于《杯中泥土》,《石虎》更显简练。 卧姿慵懒、目瞪如灯的石虎如铜铸一般,可爱至极。 又因长久摩挲以至于通体光滑。 至少有五六百年历史的它,背后暗藏着多少故事呢?  冯骥才把书斋命名为“心居”,这里是他安顿灵魂的地方。

    藏巴拉、老黄历、唐罐背后的友情,笔筒、老照片背后的亲情,写完文章后饮茶时的惬意与舒适,流血的双鹰背后的忏悔,三老道喜图中的深切怀念,均从纸页间升腾起来,悄悄拨动读者的心弦。   心居是个有颇多小玩意,深含小情趣的地方。 一侧写着“除瘟祛暑丹”,一侧写着“北平德寿堂”的长方形小药瓶光溜滑润,是1933年北平德寿堂创建时的物品,被他拴在台灯拉链的下端,作为链坠儿。 药瓶在手,心生愉悦。

    古物因了历史的积淀显得厚重。

    看似寻常的小瓶子如此,案头上摆放的年代久远的小品也是如此,唐代青石佛头、明朝民窑青花小罐、铜铸鎏金的明代千手佛、来自唐代锁阳城废墟中的木头都在心居里诉说着历史的往事。 对历史拥有一份情意,与其说是一个人品性的体现,倒不如说是一种能力。 换言之,这种情意并非人人可以拥有。   除却情意,还有野趣。 这往往是久居书房中人不在意或无所谓的。 然而正是这一点,在冯骥才笔下荡漾出别样的风姿来,让人过目不忍忘。 有山喜鹊飞来停靠在西面小窗下,因了光照,鸟影在窗上走来走去。 “我用手指轻轻敲窗,它们不怕,好像知我无害,并不离去。 我若再敲,它们便‘嘚、嘚’以喙啄窗,似与我相乐”。

      野鸟常有闯进书房的时候,多有鸟儿闯进作者书房却找不着路径出去,又因作者多日在外而活活饿死于书房中。

    为此,他让人把书房连廊的屋顶檐边所有裂缝修补堵好。 “从此,屋里再无飞鸟。

    这一来,我却又觉得发空,好像失去了什么。

    ”惧鸟儿到来,因心有悲悯;怕鸟儿不来,因心有童真。 拿起空杯要斟水时,觉得杯把被人抓住,再一拉,还是仿佛被谁抓着。   “一看,原来一条绿萝的粗茎穿过杯把,将杯挽住。

    ”识得野趣之人,必是充满童真的。

    我以为,成年人身上的许多特质,常常是以童心打底的。 若无童心,那些特质会失去牢固、坚韧的依托,随着年岁渐长而消散于无形。

      与宏大的叙事、波谲云诡的历史相比,野趣自然是小的、玩意儿也是小的。

    小并不意味着浅显或简陋,相反地,更多的是深邃、广大、辽远。 有限的空间无法限制其精神层次上的繁复、丰赡、厚重。

    在《异木》的开篇,冯骥才写道:“多少年来我有个习惯,去一个非同寻常的地方,总爱把当地大自然或历史的东西带一点回来。

    ”  金字塔的小碎片、迈锡尼墙上的小石块、托尔斯泰庄园里的松子、加拿大的红叶,都被作者请进书房里。 这些东西并不值钱,却十足珍贵,非情怀与缘分兼具者不能得到。

    姑且不论书房里的藏书,单看这些绝无仅有的物件,便可知小小的书房是一个大大的世界。 书房变迁的背后是他的人生行旅图与成长史,以及偶尔折射出的大历史的某一个片段与角落。

      民国时期的各种胶印画报、清末民初的石印画刊、四十年代印刷出版的《呼啸山庄》杨苡译本、1947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由李锦熙编写的《汉语词典》、刊行于光绪二十五年的由林纾翻译的《茶花女》,都是心居所藏之书。

    “书房”者,顾名思义,是收藏书存放书使用书创作书的房间。 如果没有书的强大存在,书房便不成其为书房。

      不管书房中有多少寄托深厚的、内蕴丰富的、年代遥远的小物件、大家伙,书都是当仁不让的中心。

    正是因为书籍的强大吸引力,才让它们依附在书房的各个犄角旮旯里。 如此,书房才更成为一个鼓荡着生命气息、涌动着生命活水的场域。   冯骥才说:“读书写书,买书存书,爱书惜书,贯穿了我的一生。

    ”因为藏书不同,书中寄寓的心情、履历、希冀不同,不同作家的书房必然各各不同。 可以说,每一个真正的书房都是独一无二的。 如果说书房有个性的话,那肯定由书房主人的个性所决定。

    想当年,他赠妻子《唐前画家人名辞典》,妻子赠他《契诃夫传》,这两本书是作者尤为珍重的,至今依然完好无损地栖身于书房里。   读这本书如参观冯骥才的心居,不是走马观花一瞥即过,而是仿佛沉浸其中许久。 书房虽小,书房不小。 因为它寄居各色物件,深蕴各种情趣。

    因此,品读这本书,读者不难从中了解冯骥才是个怎样的人。 我把《书房一世界》视为作者的精神自传。

      尤其可贵的是,这本书中展示的不是名作家、大作家高于常人的一面,反而是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一面。 身在书房里的冯骥才是有情怀的,有野趣的,有童真的,有温情的。

    它郑重又温和地提醒读者,人的一生应该过成什么样子?哪些东西才是生命中最珍贵的?我这才清醒地意识到,冯骥才的书房并非秘境,它展示的是一个人实实在在的烟火气、真情意。

      冯骥才说:“书房的生活全部是心灵的生活。 ”当今社会上有多少人,空有书房却没有书房的生活。 对这些人来讲,书房只是一个虚无、空乏、苍白的空间或门面,只是占据一定平方数的物理空间,与心灵没有丝毫瓜葛。

    这种书房是假的,伪的,那么阅读注定是假的,急功近利、鼠目寸光的。

    如此说来,品读《书房一世界》的美好,便是值得所有读者拥有的。

      书洋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书房,把灵魂安顿好

      习近平不时同大家交流。

      17日,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贾玉梅在省直宣传文化系统党史学习教育工作推进会议上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按照省委部署安排,统筹做好省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扎实开展省直宣传文化系统党史学习教育,切实履行好双重责任使命。

    在书房,把灵魂安顿好